免费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白日下的刺客在线阅读 - 卷一: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:林家来客

卷一: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:林家来客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木青他们离开祝家时,远在几千公里外的宝栖楼迎来了几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固快步走进房间,扫了一眼倒在地上不断呻吟的几个身影,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人可是掌管宝栖楼阵法的林姜,化凡后期的修为加上阵法优势,在这宝栖楼内连化凡巅峰也不惧,此刻却倒在地上,神色惊恐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又是谁?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听到声音,收敛住情绪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口之人是一个容貌清丽的女子,站在桌边,一头红发格外惹眼,在女子身后的桌旁,还坐着两人,这一次,他却连对方的容貌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固视线微垂,走过去不动声色地扶起林姜,冷声道:「你们伤人却不走,不就是在等这里能做主的人吗?在下裴固,是这宝栖楼的楼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楼主恐怕也做不了这里的主。」周霜打量了裴固一眼,摇头道:「我们要见林家的家主,他若是在一个时辰后没有到这里,我们就自己北上去找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脸上显出怒容,说道:「你们出手打伤了人,却连身份和目的都不肯透露,还想见家主?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不顾林姜着急的眼神暗示,说道:「哪怕你们是圣王境的强者,到了西山境也该遵守西山境的规矩。」.

        周霜冷哼一声:「你们西山境有遵守修行界的规矩吗?我们来这里,是向你们要一个人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要一个人?」裴固表情一怔,看着周霜脸上的愤怒表情,察觉到另有隐情,语气缓和了不少:「我可以联系家主,但请你们表明你们的身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让其他人都退出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见说话的是桌边坐着的女子,依言照办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其他人都离开房间后,周筠起身来到侄女身边,说道:「告诉林家主,周家周筠,突然拜访贵地,是希望林家能交出我的兄长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周家周筠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眼神惊诧不已,周家虽然在极西之地,但近来传开的声势可一点也不小,如果面前这个冷脸美人是周筠,那还坐在桌边的男子岂不就是无极剑宗的前任宗主陆台?

        「裴楼主有在听我说话吗?」周筠见裴固眼神飘忽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固顿时收心,干咽了一口口水道:「周剑仙,你兄长可是周家家主周乾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固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,沉默了半晌才说道:「我会立即联系家主,但请几位明鉴,林家不可能囚禁周家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看了裴固一眼,说道:「我没有说是囚禁,你最好只是联系林家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神色一凝,会意道:「我明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走后,坐在桌边的陆台将杯中酒饮尽,起身道:「我们该动身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双眉一展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半盏茶后,有几道身影从不同的出口离开了宝栖楼,北上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固脚步匆匆赶回房间时,陆台三人已经离开,裴固似乎早就料到会是如此,默默来到桌边坐下,很快,林姜也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面面相觑,裴固说道:「我安排的人还没有离开宝栖楼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姜冷哼一声:「你故意对我们透露周筠的身份和来意,就是想要祸水东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皱眉道:「这如何能叫祸水东引?难道和尘真人把周乾囚禁了起来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自然没有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家主同样不会如此做,就算周乾就是传言中的邪教徒,只要没有危害到林家的利益,家主也不会平白招惹一个***烦。谁着急着报信,谁的嫌疑就最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姜下意识点了点头,但很快就一脸不满地对裴固说道:「真在族地闹出事来,真人一

        定不会袖手旁观,到时候追起责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冷笑,指着身边的空位道:「怎么?难道和尘真人不去惩罚那些搞事的人,反倒还要追究起我们的责任吗?我们有这个能力拦下离开的这三人?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姜轻叹一声:「你又不是不知道真人的手段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裴固脸上的表情一变,肃声道:「如果和尘真人依旧只想用和稀泥的方式处理林家内部的问题,那么有些人只会更加肆无忌惮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,你我相识多年,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,希望你能找机会劝一劝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姜脸上的表情很是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固见状,心里隐隐有些烦躁,他本以为林琅天破境之后,林家的局面会有所改变,但哪怕几个月前的那一场婚事最终取消,林同和依旧没有改变思路,只想着平衡各方的关系,全然不管有些矛盾本就不可调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不做选择,以后恐怕就没有做选择的机会……裴固想到这些,心中已经做出决定,一定要劝林琅天早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,林家族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郝建一见到姗姗来迟的林洛,就连忙凑了上去:「公子,宝栖楼发生了大事!」.

        林洛一把推开还想走近一些的郝建,冷着脸道:「你在宝栖楼不过是第四层的护卫,能知道什么大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郝建对林洛的态度置若罔闻,连忙将他了解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,林洛听到最后,眼神微凝,问道:「除了你,裴固还对谁透露了这些?」

        郝建还没有察觉到林洛的情绪变化,一脸讨好地回答,话音刚落,还在想着该如何开口向林洛讨要赏赐,心口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洛一掌印在郝建胸口,眼神漠然地收回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郝建眼里满是不可置信,扑通一声倒在地上,已经没了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洛用雷法将郝建的尸体处理干净后,心神难宁,自从他和凌烟的婚事被取消后,林明达对他的态度冷淡了许多,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想着如何重新获得林明达的看重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郝建带回来的这个消息,明显是一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洛想到这里,再也待不下去,出了房间,便往隐峰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洛的速度很快,进入隐峰后,轻车熟路地朝明王峰的方向飞去,就在他距离明王峰不足百丈时,异变突生——一道强大的威压瞬间笼罩住林洛全身,不等他发出任何动静,一道力量已经闯进他的体内,将他体内的力量全部封禁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林洛只能一脸惊恐地看着明王峰在视野中快速远去,夜色纷飞,等他的身体接触地面时,已经到了另外一座山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心峰,林同和的居所内,数人在坐,林洛躺在地上,抬眼望去,只见林明达早已经正坐在屋中,此刻正一脸漠然地朝他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阳站在林洛身边,说道:「林洛先是杀死了宝栖楼的一个护卫,毁尸灭迹后,才朝明王峰赶来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诸位峰主的视线已经从林洛身上收回,林洛却觉得比刚才还要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发现坐在林同和身边的那三人,他一个都不认识,这让他隐隐猜到了某种可能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筠看向林同和,问道:「和尘真人,这明王峰是哪位前辈的清修之地啊?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同和眉头一皱,从周筠三人不讲规矩地登门开始,他心中的不满就在累积,此时被一个晚辈如此质问,这种情绪顿时达到了巅峰,冷笑道:「你知道了又要如何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微微眯眼,说道:「知道了,自然是请那位前辈把我兄长交出来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林明达终于不再沉默:「你这小辈简直是莫名其妙!你兄长的下落如何与我有关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哦?前辈就是明王峰的峰主了?」周筠将林明达主动跳

        出来,起身道:「我周家自有秘法确定亲人的下落,他如今就藏身在你林家族地,而我特意在宝栖楼放出消息,那些心里有鬼的人,自然会被惊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林明达看了一眼瑟缩在地上的林洛说道:「我这后辈心思活络,一直想要获得我的重视,他知道了自以为了不起的大事,跑来禀报,难道就因为一个年轻人上不得台面的心思,你就如此武断地认为我私藏了你的兄长周乾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突然笑了起来,摇头道:「如果只是一个人自然不能说明什么,但真的只有一个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林明达眼神深沉,突然意识到周筠三人完全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角落里突然传出一阵笑声,苍陶峰的峰主林云苍倒是乐见林明达吃瘪,主动说道:「你们既然已经主动找上门来,我们林家自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,你有什么话大可以直说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!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拿出一方剑匣,说道:「除了已经被除掉的那个护卫,还有三人被我所擒,各位前辈可愿意让我把他们放出来当面对峙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有何不可!」林云苍大大方方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同和眉头一皱,豁然起身,扫了一眼林云苍,等到林云苍噤声后,才朝周筠看来,不过最后视线却是停在一直不发一言的陆台身上,凝声道:「陆宗主,就算是我林家嫡系子弟被你们擒来关在一方剑匣之中,最后的结果也会是仍由你们摆布,更何况只是几个宝栖楼的人,这种对峙有何意义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他们为了活命,还能有别的选择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凝眉冷声道:「和尘真人未免太小看人了,我们的目的只是带走周乾,若是周乾没在你林家,我用如此大费周章地上门要人?」

        林明达见林同和已经表明了态度,便说道:「我同样很费解,你们如此攀诬我林家,所求到底为何物?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双眉一挑,径直打开了剑匣上的封印,伴随着一阵剑芒闪耀,三道身影从剑匣中冲出,第一时间便是惊呼着逃跑,但三人没跑出去几步,就被强大的威压笼罩,齐齐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霜身影一动,朝三人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敢!」

        林同和大喝一声,正要出手,心中警兆大生,循着感应看去,陆台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,只是平静地朝他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噗呲——」

        周霜一剑刺进一人胸膛,抽回时带出一抔鲜血,也带走了对方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多少犹豫,又是一剑刺向旁边那人,但在最后时刻,剑尖却停在那人眉心,开口道:「说,你回来后要找谁?」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在生死边缘徘徊,一股脑将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霜剑锋一扫,旁边那人也连忙回答了周霜刚才的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问完这二人后,周霜手持长剑,缓缓朝林洛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洛心中大骇,连忙求救:「诸位老祖救我!我什么都不知道啊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够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林明达身影一动,朝周霜冲去,一道剑气后发先至,将他逼退,最后还在他胸前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筠站在周霜身边,看着如临大敌的众人,说道:「诸位,请你们理解一个担心父亲安危的女儿,小霜只想知道她父亲的下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陆台站在林同和身边未动,林同和不敢动,屋内其他人不愿动,角落里和林云苍站在一起的林琅天心里一叹,最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一眼地面上已经被吓破胆的三人,说道:「我可以去查他们,查他们交代出来的所有人,并且对族地进行一查清查,但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把人找出来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并且,我希望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,请周小姐停止这种缺少证据支撑的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」

        周筠眉头一皱,环顾屋内神色各异的众人,突然有些想笑,原来哪里都一样,只要山头多了,想要只有一种声音就会变成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筠看着林琅天,说道:「你就是林家家主林琅天吧,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现在找上门让你们把我哥交出来,是为你们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如果你们故意装傻,那我也奉劝你们一句,就算不肯把他交出来,也千万别被他蛊惑,最好将他直接镇压囚禁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林琅天眉头一皱,「有传言古家被破,与令兄有关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没错。」周筠大方承认,「他现在已经完全背弃了剑道,只想走捷径破境,古家出事,与他和他背后的那道残灵有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的气氛顿时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还因为周霜拔剑杀人而稍稍凝做一股的气氛顿时散开,不少峰主如林云苍已经颇为不善地看向林明达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林明达正是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筠见气氛已经到达,和陆台对视一眼,陆台主动开口道:「林家主,我们能在贵地休整一段时间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林琅天无奈一笑:「自然可以。」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