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白日下的刺客在线阅读 - 卷一: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:修行之山

卷一: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:修行之山

        城主府,随着周正清最后的这一番表态,气氛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青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老前辈既然已经表态,那事情就简单了,祝家这里是你与老祝宗去谈,古家那边我则可以表态,古家与周乾的恩怨不会牵扯到周家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正清深深地看了木青一眼,沉吟片刻,手腕一动,一枚宝珠飞向澹台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枚冰魄宝珠是我在极西之地的冰原上取回,内里蕴含着一团极度阴寒的力量,和昆仑印加在一起,换回三清剑镯,你们绝对不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璇握住冰魄宝珠,心中惊喜,这枚宝珠蕴含的力量似乎与九幽之力有许多相近之处,是一件无比适合她的宝物,当即朝木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青见状脸上的笑容更和善了一些,毫不吝啬对周正清的赞美:“堂堂正正的剑修终归不一样,老前辈说话做事如此干净利落,难怪会培养出周霜那样的剑道天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正清脸色稍霁,他对儿子周乾有多不满意,就对孙女周霜有多满意,但他很快想到什么,脸色一黑,冷哼道:“你和小霜在无极剑宗经历不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一怔,连忙解释道:“老前辈别误会,我和周霜只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正清侧目道:“我在三仙岛找到小霜时,她正跟在我那不肖女儿身边,不肯跟我回去,说起在剑宗的经历,谈到最多的一个人就是你。大概她还不清楚,她认可的同龄人已经和她父亲打得不可开交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听出了周正清话里暗含的警告,坦然一笑,说道:“如果马上遇到她父亲,依旧只有生死相向一种结果。如果她要出手阻拦,那就是我的敌人,前辈下次见到她,大可以把我说的原话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正清缓缓点头,作为剑修,他最讨厌的就是纠缠不断的关系,周筠和陆台就是现成的例子,以无极剑宗和周家的关系,怎么还有结成姻缘的可能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乾不走正道,周筠被情爱所困背弃家族,周正清现在对一双儿女已经彻底失望,只能把希望放在周霜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青的态度让周乾还算满意,不过他也清楚木青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,那就是作为朋友的周霜都能成为敌人,他自然更容易成为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只在于他对周乾的处理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正清看向祝离,一脸肃色道:“找到逆子后,我会带着他亲自登门赔礼,至于之后如何处置他,我先与你姐姐见上一面,希望能够得到她的谅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离心里一叹,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,“我可以带你进山,但需要限制你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正清心中微动,对祝铁心的现状有了一丝猜测,点头道:“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离正要上前,陵光说道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正清眼里闪过一丝诧异,他怎么有些看不懂陵光和祝铁心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城主府一场大战被化解于无形,木青也跟着回到了山里,这一次,他们得到了家主祝阳明的热情迎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快就要回去了?“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过去三个月,大家收获不少,也该向大伯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阳明听到木青的称呼,和一旁的祁书云相视一笑,态度亲近了一些,挽留道:“问道谷那里刚有一些气色,你和小静不妨再多待一段时间,等有成果了再回去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大伯难道忘了陵光神君也要随我们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阳明脸色有些复杂,如果没有陵光神君出手相救,他多半已经走火入魔而死,所以他对陵光充满感激,但当上家主后,他能明显感觉出来,其他人对陵光的恐惧,似乎害怕陵光一时不开心就会来清算旧账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陵光就在问道谷内,祝家内部的气氛都紧张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祝阳明苦笑道:“有陵光神君指导小静修行,倒也确实不需要继续等下去。不过你们可以多待几日,因为我正在准备送去南归城的修行资源,这本就是为你们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没有推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混沌体能这么快小成,离不开大量珍稀宝物的支撑,不然以陵光每天都要把他榨干的程度,他的身体早就被拖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祝阳明提起了祝玉山,轻叹一声说道:“玉山回到山里把涅盘诀交给我后,当天就离开了,不过我能感觉出来他离开时轻松许多,你在这些地方做了很多,我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笑道:“伯父已经正式同意将小静嫁给我,一家人何必如此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阳明微微一笑,摇头道:“这又不同,我是替祝家其他人谢谢你,说实话,哪怕我和玉山早就选择了陵光神君,但心中依旧没有底,祝家现在既没了最大的隐患,还找到了未来的路,单论这一点,你就是祝家最大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需要什么,尽快来信,若有机会,也可以来山里修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,周正清离开祝家,木青在问道谷见到了一身素衣的祝铁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一头白发已经转青了大半,气色很不错,见到木青的第一句话却谈起了祝红岩,说道:“红岩已经决定随你们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红岩会在朱雀宗呆上一段时间,她和小静能够互相印证修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修行上的事我倒不太担心,陵光的眼界比我高出不少,她有意让我面对失败,我却也乐见其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看着木青,见他在面对自己时身姿挺拔,态度不卑不亢,心中也难免生出一丝欣赏之意,但想起祝曼枝离开时的请求,还是轻叹一声,开口说道:“我听说你有很多红颜知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一怔,抬起头,面对祝铁心一双审视的眼睛,心中稍有些不满,回答道:“确实如此,但请老前辈放心,我绝不会辜负小静,而且伯父也已经同意了我和小静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小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木青脸上的表情突然精彩起来,只觉得好笑:“前辈大可放心,我对红岩没有任何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微微蹙眉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青脸上的笑容一敛,似乎想到一种情况,连忙摇头:“这不可能的。你们一定是误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是误会吧。”祝铁心语气里难得有些无奈,说道:“既然你对红岩无意,我就希望你答应我,不要让她姐妹二人反目成仇,这是曼枝离开之前的请托,但她始终开不了这个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无奈,“放心吧,绝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完成了徒弟的请托,自在了许多,谈起了离开的周正清,“在我还年轻的时候,修行界最出名的两个年轻人都是剑修,一个叫白客,一个叫周正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之间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每隔十年一次的比剑,那段时间,也是周家在修行界最活跃的时期,就在所有人都在谈论他们二人谁更厉害之时,两人却以一次平局结束了持续百年的比试,只流传出来一个约定——等彼此都达到圣王境大圆满之时,再堂堂正正地站上最后一场,胜者,便是剑道魁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现在,他们一人身陨道消,一人渡劫失败,剑心受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听得认真,祝铁心却停了下来,等他看去时才缓缓说道:“周正清发现了一个秘密,也算是对我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心中一动,说道:“他是在替周乾解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祝铁心微微眯眼,说道:“他说周乾的剑道天赋比他还要高,突破到圣王境中期时比当初的他还要年轻三十岁,但突然有一天,周乾的剑心却崩溃了,转而寻求从其它途径破境,这是周乾入魔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双眉深深皱起,目不转睛地盯着祝铁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沉默了片刻,继续说道:“周正清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周乾剑心崩溃的原因,在排除了许多种可能后,只剩下最意外的一种,那就是天道已经断绝了后世剑修突破到圣王境大圆满的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正要说不可能,忽然想起了在无极剑宗的经历,白客身死道消,陆台到最后也是以渡劫失败收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白客认识较浅,但却认为陆台是他见到的最强大的剑修,这样的一个人都未能成功破境,似乎证明了周正清的说法,甚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木青突然止住了蔓延下去的想法,惊惧地看着祝铁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说道:“九天幽炎诀的心法是存在缺陷的,所以我从没有想过会是天道断绝了我辈的修行之路,但周正清的说法,却让我意识到了一件事——圣王境的数量应该是有限的,特别是圣王境中期之上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情况,不仅出现在同一条修行之路上,更出现在圣王境大圆满这个层次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把修行视作登山,那么不同的修行之路就是登山的路线,不同的高度就是修行的境界,圣王境大圆满就是山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山顶应该只能站几个甚至一个人。这个人不离开山顶的位置,后来者无论选择哪条路线,再如何天资卓绝勤奋努力,也不可能登上山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听着祝铁心的言语,大受震撼,默默消化一段时间后,凝声说道:“我只听说过仙皇境已经断绝,没想到有一天圣王境中期就会是我辈修行之人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缓缓抬起头,悠悠说道:“这方天地的能量是恒定的,它包括山川草木,飞禽走兽,也包括开启智慧的所有生灵,我们并没有挣脱出来,反而陷得最深。据我所知,哪怕是在远古之时,整个北境的修行者数量,其实还不足如今火州的一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若论不同境界所占的比例,则是当初的北境完胜,他们一百个修行者中能有一个化凡,而现在的火州,一万个修行者中都不见得有一个化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发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沉吟道:“天地灵气比以前稀薄许多,归结原因,或许是顶层的强者不去,底部的修行者又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\"是。”祝铁心眼里闪过一丝挥之不去的忧虑,“以前的人族先辈,拥有着我们羡慕的修行环境,随处开辟一座洞府,也许就是我们大费周章用聚灵法阵打造出来的所谓的‘修行圣地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是从不会知足的,说好听一点是自我实现的欲望,难听一点则是永无止境的坦然,你觉得到了我这个层次的人,在发现如今的修行界处于这种状态时,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面色一肃,心中突然浮现黑海三仙岛的那位身姿岿然不动的老者,但转瞬又是一哂,没有人蠢到会去直接挑战站在顶峰的人,那他们其实只有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会想法设防地从天地间攫取更多的力量,如果没有……就创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轻轻点头:“打造聚灵阵法,大概是最麻烦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听明白了祝铁心的言下之意,沉声道:“如周乾那种,其实更贴近以后的发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笑道:“修行界的规矩是谁定的?就是我们这些顶级的修行势力。定立规矩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若有所思:“是为了稳定……不对,稳定也只是最大程度地维护你们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祝铁心说道:“有人说天地是亘古不变的,也有人说天地是瞬息万变的,其实这都没有错,无非是不同的时间长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稳定已经维护了不了我们的利益之时,变数自然而然的就会到来。唯一无法确定的是这种局面什么时候到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乾大概是最先想明白的人,在他之后,或许也已经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,开始在暗中布局,磨刀向那些实力弱小的修行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木青一想到未来的修行界会变得那么糟糕,一双剑眉就皱在了一起,他一脸认真地看着祝铁心,问道:“您今天会主动对我说这么多,应该不只是说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铁心笑了笑,说道:“有些人如周乾,是先发现再入局,但有些人是从一开始就已经入局。我细数了你的经历,你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如今修行界最大的变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